B1 (5)  第一部 啟航出發

2103這次磁暴意外激發時空亂碼不少宇人被傳輸回到過去或是未來時光超過5000年以上,其中在1848年星8的祖先最為傳奇...中國清朝星家後代移居到台灣,之間鴉片充斥到每一個角落,台灣也不例外,星家兩代父子染上嗎啡及鴉片,傾家蕩產時止一留下7星獨子。.

1935年夏天在台灣海峽外海域720哩處,天空晴朗、萬里無雲、一隻船身圖騰退色、船頭寫金髮兩個紅字的漁船急駛向西北方,甲板上7星與船長(阿慶)一手撐腰一手扶著船桅並站著,他們相同方向面對著船頭延伸出去的水平線上左右張望,這時候剛巡視完冰庫後爬上甲板的少東陳金順對著船長邊走邊罵慢走過:[襪看免一日回去吃自己。」因為食物儲存不足而埋怨發脾氣。

22333  

阿慶習慣性的抓住下巴斜著臉半睜眼看著甲板,「尚青取某一天就袂囤去,緊張3小』兩人用台語對話著,「嘿!免擱去高雄是抹,看!」尚青是7星的外號。

7星突然回頭驚喜尖叫著:「看到了,看到了,你看到沒有。」

只見陳金順趕緊跑回船艙上另外六名魚工也暫停了手邊工作,尚青尚青緊隨而後跑向船艙,海上原有黑點瞬間移近而變形愰動,很清楚的眼前是一隻白色巡邏艇,當海巡船慢慢滑型靠近金髮號時,陳金順與船工很熟練的將手上塑膠袋裝盒狀物品拋棄在船尾,大概丟了8盒左右。金順抬頭面對其中一海巡員得意的笑著,而阿慶向海巡員打招呼比手勢後,船還是繼續前往行進,漸漸地聽不到海巡船的引擎聲。

「沒事,沒事,休息一下後可以整理行李了,再二十幾分鐘就到了。」說話的事陳金順,一手搭在7星的肩膀上輕輕推動7星的身子,兩人一起走向船艙,從外表看陳金順年齡比7興大很多,事實上兩人差不多年紀,他們是很好的朋友,從小學同班同學一路到出社會,大部分7星總是在分享金順的成就與榮譽。

「我頭暈有點想吐!」星用左手掌嗚著嘴巴,臉色倉白.他是第一次乘漁船,雖然海上沒有大風浪,經過三個多小時的搖晃還是暈船..

[這兩顆吞了就沒事,兔楚來後再吃。」金順很順手從上衣口袋抓到一包小紙包遞給7星,似乎早已準備好。

220  

經過一會兒.7星獨自走到船頭右手扶著船身板欄杆,左手拿著手巾拭淨嘴角,通紅臉龐脖子青筋微微攀附凸出,得出剛剛暈船的難過程度。

「還好我有準備暈船藥,否則你會更難過,好多了嗎?]金順正在背後左手拍著7星肩膀,右手指向船尾,並將頭移靠在7星耳邊說: 「他們在抓魚,我們出發吧。」

7星的頭轉向往船尾下方望去,才發現當他在嘔吐時,金髮號不但已經停駛,而旁邊也停靠了兩隻小竹筏,同時甲板上已經堆疊一簍簍裝著魚的箱子。

兩人同時快步走向船尾,那裡有裝著金線鱸魚、黃魚、迦納、紅赤蝦。「真正很新鮮!]7星很興奮的喊叫,這是他首次看到的景象,之後就也沒機會見到。

「快走人了,時間不多啦!」金順望著阿慶用命令口吻:[還有、跟阮老耶講,免擱來接我。]

竹筏緩緩向對岸碼頭滑行,而這之間大家似乎都不想講話,目光都注視著彼岸--------

到達岸口時視覺範圍盡是人潮「金順是何等人物,為何如此如此場面。」…7星心裡納悶。

小順來了! 。」歡呼聲浪中,許多人一直揮手。

第四天來到長沙天氣晴朗,青藍天空隱遮少許絲織般的白雲,八月天,應該是炎熱天,而這裡氣候是溫和的,早晨微風徐徐吹過來時,還感覺到一種非常舒暢的涼意,這裡是長沙車站正對面廣場,陽光斜照、金黃色光芒充分的照射在廣場黃土上,呈現一片金黃色大輪廓,有一處倒掛陰影交接點的地方,是巴士站前兩人影子顯得很凸出,金順和7星一站一坐在階梯上兩眼視著,而從巴士站往返火車站的零散乘客,側身而過。

4444  

「從深圳到這裡已經坐車坐了三天,擱來今天又要坐整天,我要起瘋嘍。」金順開始話頭,抖動著右腳同時猛吸吐著香煙霧。

「從深圳-東莞-廣州-穿過丹霞山道長沙這一條路遲早會有飛機,再過十幾年深圳會很熱鬧的,以後深圳是台灣人的路線。」金順轉望著東南方陽光處自言自語。

「我問你,海邊的教會會有多少麵粉給你家?我是聽說過教會的土地是你老爸捐贈給教會,但是那來這麼多麵粉呢?7星半蹲坐在階梯,左手撐著下巴蹙眉以質疑眼光回看金順。

「我告訴你一些荒繆無稽之----」金順正轉向7星回應時,「來了!」]

770  

7星手指望廣場開口住一條道路,黃土灰塵飛揚中楊光反射出閃爍的亮片玻璃窗,緩緩接近巴士站,一部箱型車再前駛近,而跟後的是熟悉黑頭車,被注視的車子終於調靠在巴士站前陰影邊緣地帶,金順望著黑頭車車門,許多乘客及旅客駐停腳步不時眼光也觀望著突如其來的陣容,箱型車兩邊車門打開後,黑頭車右邊們隨後打開,匆促間車裡人員迅速移出車門後跑到黑頭車右後門並列站著,又門打開後,魏雷頭伸出門外時,金順走向黑頭車,7'隨後迎合,轉眼間有個焦點突出在眼界中心點一直逼進到7星面前,見到一個乾瘦臉頰黑褐色中等身材中年人,已經伸出粗糙的手掌跟7星握手。

「兄弟辛苦了!」魏雷在車旁面向金順佇立著,隨後廂型車前座車門打開,一個身體黑褐壯碩中年男人走到魏雷身旁。

「金字號的朋友就是咱們的貴賓歡迎你!」湖南省省長魏雷洪亮聲音中帶著歡愉卻看不到任何表情。

「金少爺!這次來多待幾天,去張家界走走我一切已經安定好了。」魏雷比著手勢指向前方,同時繃緊臉上的肌肉望著金順,好像期盼一種等待似的眼光望著金順。

「人怎麼越來越多? 」金順嘴唇微翹蹙眉回魏雷藐視著。

「戰爭雖然結束了。許多人還是沒飯吃聽說你會帶來麵粉,就來等你囉! 」魏雷嘴角微微露出笑聲。

「麵粉再過五天就到這裡,你安排人去接貨。」金順的臉傾斜右轉斜視著魏雷片刻習慣性的動作右手拍著魏雷。

「晚上去老地方!我们現在先去酒店休息好了。」魏雷身子轉向左邊對著金順及7

「這個兄弟叫卡機,外號是小黑、他會載你們到常德,然後經過桃花源及武陵源,在武陵源小黑有一台載臘肉的貨車,到時候貨車進入森林。魏雷說著說著右手從褲袋取出一疊鈔票遞給金順。

「新台幣不能用了。」金順好像等很久了,隨即接手那疊鈔票。

「如果想去參觀古墓,小黑會載你們.]魏雷朝向7星笑著說:[該出發了!會暈車嗎?到武陵要十幾個小時喔。」到時候金順迫不及待似的說[還看什麼古墓,走吧!」於是拱起右手搭著7星右肩膀,左手深入背著麻袋裏,很開心的朝廂型車走進,小黑及另外兩人隨後跟進。

而右手邊一部黑色黑頭車緩慢停靠在旁邊,大夥上車後’很快車子開始啟動,轉移從原本開口處駛去,不久車子消失在黃土的地平線。

restaurant-media-12580-b  

    舞動的心情

文錦酒店,這座位於離文錦口岸三十幾公里,非常接近堔圳的磚造水泥牆五層洋房建築物,街坊兩旁有零落的商店,文錦酒店在夜晚顯得很突出,是鎮上唯一有日光燈的高層洋房。一樓附設簡易餐廳,二樓至四樓是客房,大約有四十幾間房間,五樓就是老闆的住家。

一樓餐廳擺放十二張方型桌子,牆面貼著西式大花紋壁紙,天花板周邊繞樑釘上白色花紋線板,地板鋪設紅色地毯,格調像似西餐廳,整個感覺好像是錯放在這條街的餐廳。

餐廳出口處平行躺著三米長的吧檯正好面對大門,吧檯右側是通往二樓的樓梯,樓梯扶手是脫落了木器漆的原木扶手餐廳裡邊客人陸續往樓梯爬上,有些客人結帳完走出大門,這時候,這位客人結帳時、還抬頭望著牆面圓形時鐘看著;時鐘正好是十一點三十分。

空氣中濃厚煙酒味道夾帶食物酸辣味,原來桌面上零亂碗盤菜餚上都有顯見的蒜頭及辣椒,「多吃一點,我請老闆放多點醋,幫助你吐後的胃腸。」面紅耳赤的金順正夾住一塊魚肉往嘴巴塞,「明天到堔圳坐火車,可以睡整天覺,不用擔心,多喝一點。」

原來金順是這裏常客’他用大量麵粉及一些人民幣買魚貨給臺灣魚販,還帶許多原子筆及塑膠鞋送給他的魚民,其實這些魚貨在這裡不好銷售,轉往臺灣就可以賺錢了。

常往返沿海地區的金順,就是不曾去過他聽說中的美麗天堂-張家界。到了堔圳要坐火車到廣州,再從廣州坐火車到長沙,長沙坐巴士往長德後,轉車到張家界,這樣的路程聽說就要三天。

在沿海一帶似乎誰也沒去過張家界,好像那只是傳說中的地方.於是這次金順用冒險的心情就是要試看一下。

 

創作者介紹

DJ米格

DJ.米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